我的精神家园|市民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用户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4490|回复: 0

[中篇小说] 河村轶事 17 河边树林

[复制链接]

主题

听众

1142

积分

中级会员

鲜花(18) 鸡蛋(0)
发表于 2017-12-6 09:57:07 |显示全部楼层

马上注册,认识更多朋友、分享更多精彩,让你轻松玩转市民网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用户

x
宋振邦散文体小说 河村轶事17河边树林
  
  河村的这一片树林占地有二、三十亩,在一个荒坡上,北面是柳河蜿蜒折向东南,西南有几处泡子,每当雨季它们泛滥起来便连成一片且与柳河相通。二十年前这荒岗的面积只有现在的一半,四周坡下去的地方被水浸着,岗上自然生长着一些杂木,它属于东村一家财主。财主也姓刘是外公的本家,因他的老伴儿身体软弱,建庙时便把这进不去车辆的岗子许给了佛。说来也怪,可能是信仰调节了心情,老伴的身体渐渐壮起来;而这岗自从归了庙上以后,水也慢慢退下去。“这可是佛家的宝地呀!”——东西村的人这样感叹说。后来庙上栽的树便也无人偷,当然这主要应归于民风之古朴。
  这岗子上原来零零星星自然生长着柳、槐、松、酸梨、野李子和一些杂木、灌木,后来庙上又让和尚去千山引进了一些青柏、油松、花曲柳、黑橡子树。这些虽说不十分名贵但也是比较有用的。考虑到财主们作棺木,农家作车辆和家具的料在这个小河村可以自给了,金外公想得可真周到……
  在初夏的北方,在这样晴和的日子,走进林子,听见鸟雀在歌唱,一行人都欢跃起来。
  “‘是日也,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。’”子休先生吟哦道,“‘仰观宇宙之大,俯察品类之盛,所以游目骋怀,足以极视听之娱,信可乐也……’你们说这是谁说的?”他问身边的学生。
  “不知道——”憨憨的农家孩子笑呵呵拖着长腔答。
  “那是大书法家王羲之写的《兰亭序》中的话。”先生说。
  “王羲之是哪的人啊?”
  “他是晋代琅邪临沂的人。”
  “晋代是个啥?”
  “那是中国的一个朝代,离现在有一千六百来年了。”爱看黄历的金外公对历史上的朝代可是有一些皮毛的知识。
  “中国?”学生有些愕然。
  “你多大了?”先生问。
  “十三,”学生答。
  “那你是哪年生的?”
  “不知道,我属龙的,”
  “那叫什么年?”
  “张大帅。”
  “现在是什么年?”
  孩子摇头。
  先生望了金翁一眼,感叹说:
  “不知有晋,不知有中国,也不知有眼下的满洲,真是桃源中的孩子……”
  “什么桃源,出荷、抓国兵的时候就知道自家是个啥了。”金翁说。
  “前些日子东庄来人不是要康兄去当劳工吗?”
  “是啊,我们死保了他是香火和尚,才算作罢。幸好日本人也信佛……”
  
  这时候渔夫带着木匠胡四与和尚分头去选自家要用的树木去了。
  宝子先和栓柱一起放了小鸟,他把笼门打开,小鸟并不飞去,他们把小鸟放在树枝上,小鸟只是啄她的羽毛,却不振翅。栓柱说算了走吧,宝子不依便拿树枝捅她,这时她才惜别地叫了一声翩然而去。然后宝子把笼子放到车上,又去看渔夫姥爷和和尚舅舅伐树。那是一颗正开花的高大的乔木。木匠对渔夫说:
  “五叔,我帮你选的这颗树是剌楸,木质致密又耐湿,是造船的好料。”
  “这可得谢谢你了,木材我不太懂,以后造舢板子也得请你帮忙……”
  “那有啥,得准备点好胶和柒。”
  这时和尚插话:
  “提起这木材,还得说老金头,什么事想得长远,当初他让我去千山引树种,专门嘱咐我找懂行的人。你看,现在这林子,单是寿材和车辆农具用材就有一些收入,养着学馆和庙也不易呀!……”
  他们一面拉锯一面聊天,学生也在跟前帮忙,有人拉绳调节树倒的方向,有人对倒下的树圈去树枝,栓柱便也参加进去。宝子这会儿对拉锯有了浓厚的兴趣,一定要帮着渔夫拉大锯,口里还念着外婆教的儿歌:拉大锯,扯大锯,姥家门口唱大戏……渔夫怕倒下的树枝碰了他,便让他去找金外公,许愿下次打鱼让宝子抄鱼。
  金外公察看树木去了,宝子便跑到杏姨那儿。杏正向周先生问字儿,周先生一向诲人不倦,一面用树枝在地下划,一面慢悠悠地讲解字的笔顺和它的含义;杏口里衔一朵小花,含着笑意望着先生,时而还轻轻的拂去他小褂上的树叶和青虫,那是树上掉下来的……宝子跑过来想要瞎混,被杏姨劝走了,杏姨答应给他一大把樱桃。
  最后,宝子去帮小姨采蘑菇。河村的树林里蘑菇多,因为在南满的这个纬度上,在这个季节,加上树林所处的地势,那是河边的小岗坡上,无论温度、湿度、阳光和通风都特别适于菌类的生长。不过这儿的菌种不太多,都是常见的。啥新鲜事宝子都有兴趣,他和小姨来过几次,认识那团团扁扁的有褐色斑块的香菇,还有那形状像草帽肉丝像蓑衣一样的草菇。他猫着腰拿一段树枝拨着落叶,他知道蘑菇和草菇爱长在有粪窝子的枯草上。小姨爱采香菇,她老是找那枯树干;她不喜欢找草菇,怕踩上牛屎,除非香菇太少了,那时候她会悄手悄脚,拿棍把粪蛋儿拨开……
  正如外婆预料的,一行人回来的时候,宝子睡在一个学生的背上。
  
  傍晚,木匠胡四到外公的瓜田聊天,他们俩有共同的经历,都是张军旧部,都因负伤归田,又都以种瓜度日。他们聊奉直战争,聊郭军反奉,聊大帅被炸和柳条湖事件。良多感慨。
  
  是日也,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……
  古朴的河村静静地浮游着我童年的梦幻……
  

返回 发新帖 回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用户

关于我们|举报中心|申请友链|手机版|Archiver|手机版| 中国市民网  

Copyright 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 中国市民网 (http://www.0517life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( 苏ICP备14049633号 )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