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精神家园|市民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用户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主题

听众

35万

积分

圈主

鲜花(6779) 鸡蛋(2)
发表于 2017-12-7 09:18:54 |显示全部楼层

马上注册,认识更多朋友、分享更多精彩,让你轻松玩转市民网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用户

x
教育部回应“学生跑步取暖”:我们非常心疼、着急
教育部网站综合 2017年12月06日 16:01

wavebread47922.jpg

据教育部网站6日消息,针对有媒体报道北方一些学校尚未解决供暖、学生被冻伤的问题,6日举行的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,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表示,这两天我们也注意到了相关的报道,一些媒体报道北方的一些学校,到冬天了学校的供暖问题还没有解决。看到这样的报道,我们确实非常心疼这些孩子们,也非常着急,这也从一个侧面暴露出地方政府在工作层面还是存在问题。教育部对这个事情高度重视,部领导批示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,督促地方迅速地解决中小学供暖问题。
在昨天,也就是12月5号,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已经向有关省份下发了督办通知单,要求这些省份高度重视这个问题,要迅速查明情况,迅速解决问题,确保正常的教育教学工作能够开展。我看到昨天下午有报道出来,说有的地方已经立查立改,承诺今天就能迅速解决孩子们的供暖问题。我觉得这些地方对这个问题上表现了应该有的态度,应该有的作为。这件事,我们认为也反映孩子们的事情没有小事,也希望地方的基层政府、教育部门和学校能够引以为戒,真正把孩子们的冷暖放在心上,真正做到以学生为本,切实保障学生的利益,从而能够保证让孩子们在一个相对比较好的条件下得到健康成长。
早前报道:
河北曲阳多所乡村小学至今未供暖学生跑步取暖

南雅握小学的孩子在室外写作业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朱洪园/摄
近日,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的最低气温一直在零摄氏度以下。而记者接到当地一位小学生家长的短信反映:“当地采暖季已开始近20天,一些乡村小学至今还没有供暖。因为教室里没有供暖,处在阴面的教室,还不如院子里暖和。”
12月4日,一名小学校长告诉记者,院子里有阳光,而且孩子们活动着也可以取暖,所以虽然临近大雪节气,但学校还是尽量安排室外课程。
记者近日在曲阳县走访发现,当地多个乡镇的多所乡村学校都未按时供暖。
对此,曲阳县教育局一位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因为今年曲阳县所有学校的供暖进行“煤改电”改造,但是工程没有按时完工,所以就出现了部分小学未能供暖的状况。“我们会加班加点,争取早日把电接上。”他对记者表示。
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在中国政府采购网上查询到一份《2017年曲阳县教育局学校“煤改电”设备采购与安装项目招标公告》,开标时间是10月12日,此时距离供暖日(11月15日)仅有一个月零三天的时间。
一位学生家长质疑说:“为什么‘煤改电’工作不能提早展开?”
教室太冷,学生们在操场跑步取暖
12月4日10时许,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来到曲阳县齐村镇小口头小学。当时正值课间活动,大多数学生都在室外玩耍,学生们几乎每人手中都拿着一个暖宝,院子里还摆着大约100个小凳子。
“你们为什么都拿着一个暖宝?”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问。
“教室里没有暖气,手冷!”一名四年级的学生说。
上课铃响后,一些学生进入了教室。但二年级和三年级有两个班的学生,却没有回到教室。一个班的学生坐在小凳子上背诵课文,另一个班的学生在操场上跟着老师读英语。
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走进教室,看到教室里没有任何取暖设施,而且之前取暖用的燃煤炉子也已经被拆除。
一位教师说,从11月15日至今,学校一直没有供暖。尤其是处在阴面的教室没有阳光,学生感到非常冷。“孩子们实在冻得受不了,我就带着他们在操场跑步取暖。”
在学校院子里,堆着一小堆煤炭。这位老师说,这是给在学校住宿的老师用的。“晚上气温更低,有四五个住宿的老师冷得受不了,只能烧煤取暖。”
小口头小学校长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学校之前采暖季使用的是燃煤锅炉供暖,因锅炉排放达不到环保要求,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,今年曲阳县所有学校采暖都进行了“煤改电”改造。“但是由于改造开始的时间比较晚,学校就没能按时供暖。”
有小学生已出现冻伤
随后,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来到齐村镇南雅握小学。与小口头小学类似,南雅握小学也有部分学生在室外上文化课。虽然已经临近中午,但室外温度仍在零摄氏度左右,当天曲阳县的最高温度只有4摄氏度。
在南雅握小学院内,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看到,之前取暖用的燃煤炉子和排烟管被丢弃在教室前面。教室里已经安装了电取暖的设备,但还没有投入使用。
南雅握小学校长说,工人们正在调试变压器,应该很快就能接上电,用电取暖。
然而,不少学生已被冻伤。南雅握村一位家长说,她的孩子是该校二年级学生,现在脚已经冻伤了,“看着孩子皴裂肿着的后脚跟真是心疼啊!”
另一位家长说:“我小时候上学有过这种经历,那种脚被冻得生疼都不敢动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,没想到现在还有这种事情发生。”
还有一位老人说,他的孙女在南雅握小学上一年级,脚趾被冻伤了,肿得厉害,而且晚上特别痒。“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,问我,爷爷,怎么冬天还有蚊子啊?”
临近供暖才进行采暖设备招标
通过走访,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发现,在曲阳县不只是齐村镇,在恒州镇、灵山镇、范家庄乡等乡镇也有部分学校没有按时供暖。
12月4日下午,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来到曲阳县教育局。一名相关负责人说,之所以有一些学校没有按时供暖,都是因为“煤改电”工程未完成。“截止到昨天(12月3日),曲阳县大部分学校都已经供暖了,只有不到10所学校没有供暖了。”这名负责人说。
为什么学校“煤改电”没有在供暖期前完工?他说,主要有两点原因,一个是工程开始得比较晚,另一个就是原材料短缺。
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在中国政府采购网查到一份《2017年曲阳县教育局学校“煤改电”设备采购与安装项目招标公告》,公告载明,该项目开标时间是10月12日,此时距离11月15日的供暖日只剩一个月零三天。
至于为什么学校“煤改电”工程开始这么晚?这位负责人没有回复。
2016年10月,河北省政府出台《关于加快实施保定廊坊禁煤区电代煤和气代煤的指导意见》提出,保定市、廊坊市京昆高速公路以东、荣乌高速公路以北与京津接壤区域以及三河市、大厂回族自治县、香河县全部行政区域划定为禁煤区,禁煤区涉及保定、廊坊市18个县(市、区),区域内有404个城中村和3345个村庄,约105.4万户居民,按要求到2017年10月底前,禁煤区内完成除电煤、集中供热和原料用煤外燃煤“清零”。
记者注意到,曲阳县并没有处在此次河北省划定的禁煤区内。
本报将持续关注事件进展。(记者朱洪园)

主题

听众

35万

积分

圈主

鲜花(6779) 鸡蛋(2)
发表于 2017-12-7 09:19:07 |显示全部楼层

主题

听众

35万

积分

圈主

鲜花(6779) 鸡蛋(2)
发表于 2017-12-7 09:19:10 |显示全部楼层

主题

听众

35万

积分

圈主

鲜花(6779) 鸡蛋(2)
发表于 2017-12-7 09:19:13 |显示全部楼层

主题

听众

35万

积分

圈主

鲜花(6779) 鸡蛋(2)
发表于 2017-12-7 09:19:15 |显示全部楼层

主题

听众

35万

积分

圈主

鲜花(6779) 鸡蛋(2)
发表于 2017-12-7 09:19:18 |显示全部楼层

主题

听众

35万

积分

圈主

鲜花(6779) 鸡蛋(2)
发表于 2017-12-7 09:19:20 |显示全部楼层

主题

听众

35万

积分

圈主

鲜花(6779) 鸡蛋(2)
发表于 2017-12-7 09:19:23 |显示全部楼层

主题

听众

35万

积分

圈主

鲜花(6779) 鸡蛋(2)
发表于 2017-12-7 09:19:27 |显示全部楼层
教育部回应“学生跑步取暖”:我们非常心疼、着急

主题

听众

35万

积分

圈主

鲜花(6779) 鸡蛋(2)
发表于 2017-12-7 09:19:31 |显示全部楼层

主题

听众

35万

积分

圈主

鲜花(6779) 鸡蛋(2)
发表于 2017-12-7 09:19:34 |显示全部楼层

主题

听众

35万

积分

圈主

鲜花(6779) 鸡蛋(2)
发表于 2017-12-7 09:24:38 |显示全部楼层
这些大文豪们如此风流好色
2017年12月04日 09:45:48
来源:凤凰读书 作者:刘达临

39人参与 36评论


刘达临,男,1932年6月2日生于上海,上海大学社会系教授,亚洲性学联合会主席,中华性文化展览馆馆长。

1949年9月,入学燕京大学新闻系。195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新闻系,参过军,获中尉军衔,1969年复员。1982年任上海大学《社会》杂志编辑,副主编。1988年任上海性学研究中心主任,创办《性教育》杂志。著有《性社会学》、《中国性文化史》、《世界古代性文化》、《世界当代性文化》等多部性文化书籍。

后世的大儒们背离了孔孟之道

在中国封建社会的中后世,有一些大文人、大学者被称为"大儒",因为他们多以儒家自居。这些大儒有的受朝廷褒奖,民众推崇;有的广收弟子,桃李遍天下;有的人文章写得很好,世所流传,而人们往往认为"道德"与"文章"总是连在一起的,能写好文章的人肯定有高品德。那么,如果"听其言而观其行",这些人的私生活又是如何,他们对性是个什么态度,符合他们所倡导的孔孟之道的初衷吗?

大儒们绯闻累累

在这些大儒中,较有代表性的可举"唐宋八大家"为例,这八个人是韩愈、柳宗元、王安石、欧阳修、苏洵、苏轼、苏辙与曾巩。虽然他们都是历史上的正面人物,文章千古流传,人们读了他们的诗、词、文章肃然起敬,可是从现在可以找到的资料分析,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都很风流、好色。



****

韩愈是"唐宋八大家"之首,"文起八代之衰"的名气实在是够大的。他是唐代的一个高官,官至吏部侍郎,相当于现代的副部级干部,主张尊儒排佛,强调自尧舜至孔孟一脉相承的道统,维护儒家的传统思想。可是,这个人很纵欲,妻妾成群,以致性功能大为衰退。他经常服用壮阳药,古代的壮阳药中多有硫磺成分,多食有害,于是韩愈听了他人建议,把硫磺研成末喂公鸡,等公鸡长大后再食鸡肉,使公鸡先吸取了硫磺的毒性,从而间接获得硫磺的壮阳功效,可是这样吃多了还是使他死于此。宋人陶穀《清异录》上说:"昌黎公逾晚年颇亲脂粉,故可服食;用硫磺末搅粥饭,啖鸡男,不使交,千日,烹庖,名'火灵库',公间日进一只焉",但是,"始亦见功,终致绝命"。

这里应该提到的还有欧阳修和苏轼(苏东坡),他们都是宋代的大学问家、大政治家。在当时都是以"正统"面目出现的大人物,而欧阳修的政论文章《朋党论》、《五代史伶官传论》是多么铿锵有力,他的《食糟民》诗对农民是多么同情,可是另一方面他写出的一些享受女色、描写女性的浮艳之词,简直判若两人。苏轼也一样,他的"大江东去,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"以及"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"和反映嫖妓生活的浮艳之词完全看不出出自同一人之手。这可能反映出一些封建士大夫的两重人格和双重道德标准,也反映出他们推崇的"孔孟之道"和"人欲横流"的矛盾。

欧阳修、苏轼私生活的浪漫是出了名的:



***

《避暑录话》说:"欧阳文忠知扬州,建平山堂,壮丽为淮南第一。每暑时,辄携客往游,遣人至邵伯取荷花千余朵,以画盆分插百许盆,与客相间,遇酒行即遣妓取一花传客,以次摘其叶尽处,则饮酒,往往侵夜,载月而归。"《宋稗类钞》云:"欧阳修间居汝阴时,二妓甚颖,而文公歌词尽记之,筵上戏约他年当来作守。后数年公自维扬果移汝阴,其人已不复见。视事之明日,饮同官湖上,有诗留撷芳亭云:'柳絮已将春色去,海棠应恨我来迟。'"可见,他对妓女是多么眷恋。

正因为有这种生活情趣与经历,欧阳修写过不少旖旎、缠绵、香艳的描写男女之情的诗词,其中也不乏佳作。例如他写的《南歌子》描写一对新婚夫妻甜美、热烈的爱情:

凤髻金泥带,龙纹玉掌梳。去来窗下笑相扶,爱道:画眉深浅入时无?弄笔偎人久,描花试手初。等闲妨了绣工夫,笑问:双鸳鸯字怎生书?

这首词写得非常细腻、生动,充分表现出作者的性兴趣与性体验,可是,却被指责为"浅近"、"浮艳",引起"群小"的"暧昧之谤"。王灼:《碧鸡漫志》。

更有人"为尊者讳",说作为一代儒宗的欧阳修不会填这类词,"当是仇人无名子所为",《词苑丛谈》。而列在欧阳修的名下。

苏轼在这方面也毫不逊色。《挥麈录》说:"姚舜明庭辉知杭州,有老姥自言故娼也,及事东坡先生,云:公春时每遇暇,必约客湖上,早食于山水佳处。饭毕,每客一舟,令队长一人,各领数妓任其所适。晡后鸣锣以集,复会圣湖楼,或竹阁之类,极欢而罢。至一二鼓夜市犹未散,列烛以归,城中士女云集,夹道以观行骑过,实一时盛事也。"

他们不少的旖旎艳丽的诗词,都是在这种狎妓生活中写出来的,例如《调谑篇》载:

大通禅师操行高洁,人非斋沐不敢登堂,东坡一日挟妙妓谒之,大通愠见于色。公乃作《南柯子令》妙妓歌,大通亦为解颐。公曰:"今日参破老僧禅矣。"



***

苏轼为妓女作词书字时倜傥、风流之气溢然,可是,隐藏在这背后的人际关系又是什么呢?他们仍旧不过是把女子作为自己遣兴、抒怀、发泄、娱乐的工具罢了,以下这件事说明了问题的实质:

坡公(苏轼)又有婢,名春娘。公谪黄州,临行,有蒋运使者饯公。公命春娘劝酒,蒋问春娘去否?公曰:"欲还母家。"蒋曰:"我以白马易春娘可乎?"公诺之。蒋为诗曰:"不惜霜毛雨雪蹄,等闲分付赎娥眉,虽无金勤嘶明月,却有佳人捧玉卮。"公答诗曰:"春娘此去太匆匆,不敢啼叹懊恨中。只为山行多险阴,故将红粉换追风。"春娘敛衽而前曰:"妾闻景公轩厩吏,而晏子谏之夫子厩焚而不问马,皆贵人贱畜也。学士以人换马则贵畜贱人矣!"遂口占一绝辞谢,曰:"为人莫作妇人身,百般苦乐由他人。今时始知人贱畜,此生苟活怨谁嗔。"下阶触槐而死,公甚惜之。(冯梦龙:《情史·情感类》。)

这个故事很能说明问题。苏东坡竟答应用婢女春娘去换朋友的一匹马,以致春娘以头撞树而死。这位春娘,无疑是一位颇有个性能维护自己人格尊严的女性,她以死对苏轼等大人先生们不把女人当人的行为做了强烈抗议,这也揭露出在这些封建士大夫风流倜傥、舞文弄墨、怜香惜玉等现象下掩盖着的本质。

孔孟之道提倡"仁德"、"民为重",可是苏东坡的做法与之相差何异千里呢!南怀瑾先生说过:

宋代大文豪苏轼,文风豪迈,一代大家。其一生姬妾众多,风流韵事层出不穷,而他对这些姬妾的态度,则完全如宗法制度而无情无义。我们都知道他对妻子王氏一往情深,"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"的诗句令人潸然泪下。然而他对待婢妾的态度,却足以让现代人瞠目结舌。如其在贬官之时,将身边的姬妾一律送人,据说其中有两妾已经身怀有孕。(转引自《听南怀瑾讲孟子》,民主与建设出版社2008年版,第110页。)

他的看法,倒真是一针见血的。

也许有人认为,风花雪月,人之常情,这些大人先生、封建士大夫们嫖嫖妓女有什么不得了;对婢女能买能卖,用以换马又有什么不得了。那么,可以看一看这位被称为"一代道宗"的欧阳修的两件"丑"闻,当时是轰动一时的。



***

第一件事是关于欧阳修的"外甥女"张氏。虽说是"外甥女",但双方并无血统关系,是欧阳修的妹夫的前妻所生,当然在封建社会中欧阳修和她还有严格的伦理与辈分关系。这个张氏嫁给了欧阳修的堂侄,以后又和家中的仆人私通,事情败露后,此案在开封府审理。想不到在公堂之上张氏竟供出和欧阳修有私情。王铚的《默记》中说:"张惧罪,且图自能免,其语皆引公未嫁时事,语多丑异。"也就是说,张氏在公堂之上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行,竟坦白交代出她未嫁前和欧阳修"有一手"。

使人闹不明白的是坦白交代这种事能"解免"她的什么罪责,直接后果是,这一下子舆论大哗。欧阳修百般辩解,最后虽以"查无实据"了事,但在名声上却大受影响。他的政敌钱勰也借此攻击他,欧阳修有口难辩,最后被朝廷贬到滁州。

第二件事更严重了。欧阳修妻子的堂弟蒋宗孺犯了事,遭到弹劾,蒋本来希望欧阳修能帮自己开脱一下,没想到欧阳修却上书要求尽快处理。蒋对此恨恨不已,就揭露出欧阳修和大儿媳吴春燕有染。

这真是一个晴天霹雳,太丑了。儒家强调"礼",所谓"君君,臣臣,父父,子子",怎么可以这么"乱伦"呢?而且这竟发生在被称为"一代道宗"的欧阳修的身上。说这种事,文雅的词儿是"帷簿不修",在民间则叫"扒灰",即使到了现代也是很难听、很见不得人的,何况是在封建社会呢?这件事还被人告到皇帝那里去了,幸亏当时的明神宗不相信,方才作罢。



****

这种丑闻不仅发生在欧阳修身上,而且和王安石、苏轼都沾上了边。在民间传说中,王安石和苏轼都对美丽的儿媳表示过好感,王安石曾把儿媳比作琵琶,想在上面弹一曲,儿媳也风流、大胆和开放,作诗回应,如果公公弹一曲,肥水不流外人田。正在翁媳作诗传情的时候,儿子回来了,公公只好将写在墙上或桌上的诗仓促抹去。

这种事情是不是事实呢?已无法考证,但是语云"苍蝇不叮无缝的蛋",即使是无中生有,也可能有那么一些"缝"会使人猜疑、臆想。
返回 发新帖 回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用户

关于我们|举报中心|申请友链|手机版|Archiver|手机版| 中国市民网  

Copyright 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 中国市民网 (http://www.0517life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( 苏ICP备14049633号 )

返回顶部